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考试 >正文

华年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161章 鸿门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锡林郭勒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2008年初,一场雪灾席卷了中国南方,有几个省受灾很严重,电网、交通运输网全线瘫痪,大批旅客被滞留在车站,或者堵在路上。

    新闻里说,那场雪灾几十年一遇,造成的损害不可估量。新闻里还说,春节过后,低温冻害仍在持续,被冻死的农作物不计其数。

    港城是名副其实的雪窝,所以应对雪灾的机制早已成熟。所以每当看到这样的新闻,很多责任感爆棚的港城人就会唠叨“把港城的除雪力量调过去,把港城的除雪车开过去,这样就好了嘛!”

    因为要举办一场举世瞩目的盛会,所以一进入2008,国人都在不知不觉间关心起国家大事来,每个人都成了备考的学生一般。放寒假的孙瑞阳每天早上都跟着爸爸看新闻,孙凡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今年注定不太平啊!

    孙瑞阳还没有像爸爸那样忧国忧民,他倒是很担心去了南方的乔琳。她出发的时候,南方的铁路刚刚通行,所以才在路上花费了那么长时间。她说正月初八返程,结果南方低温冻害依然没有解除。

    孙瑞阳凡事想得周到,想起来就发短信给乔琳,细细叮嘱。正月初六晚上,乔琳说明天要去一个羌寨参观,孙瑞阳就发给她一大段文字“多带点水和饼干,以防再遇到低温天气,道路堵塞。尽管那里没有港城冷,但还是得穿厚一点。最好穿摩擦力大一点的鞋子,就算路滑,但是可以靠摩擦力定住。”

    靠摩擦力定住——乔琳心道,这风格果然符合他理科状元的身份。

    这一条短信超过了70个字,所以是分两条发送的。在乔琳看来,可以不计数字数地发短信,有种喝酸奶不舔盖的土豪气息。

    她回复道知道了,孙奶奶。

    孙瑞阳明白,她这是嫌自己唠叨了。乔琳夸他的时候,常说他身体里流淌着一半上海人的血液,所以才会那么细心体贴;在嫌弃他的时候,乔琳就说他身体里住着一个老奶奶,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所以,每当她喊“孙奶奶”的时候,孙瑞阳就会主动闭嘴,不再烦她。

    但是睡觉之前,孙瑞阳想起前段时间的新闻,又忍不住发了条短信“年前湛江哪里治疗癫痫闹雪灾,一个女大学生被人挤到火车道里去了。你们的归程也是一个春运高峰,你要老老实实地,不要往前挤,免得被推下去。”

    在孙瑞阳的想象中,像乔琳那么虎、但又那么瘦的女生,肯定不甘后退,但挤着挤着,就被挤到轨道下面去了,此时正好一辆火车呼啸而过……

    孙瑞阳浑身发抖,这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啊!

    若非亲身体会,乔琳不会相信,原来男生能唠叨到这种地步。她想,一定得早早回去,要不这大兄弟整天忧心忡忡,想着想着心脏受不了,那自己可就造孽了。

    乔建军千里迢迢去军营探亲,结果只跟儿子待了一天。很久以前,他还在部队服役,只回来探过一次亲,可那次探亲也因为战争早早结束了。他走的时候万般不舍,但是他的母亲说道“回来见一面就好,见一面就不想了。”

    时隔很多年,乔建军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在对“陪伴”这个词死心后,父母便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见面”上。只要能见面,就不会对长久的分别耿耿于怀了。乔建军也这样想,就算只见了儿子一天,他也很满足了。

    见完儿子之后,他带着妻女在周边转了转。他说,从结婚到现在,夫妻二人一直在为生计奔走繁忙,其他时间也都花在家人身上了。在还完债

    的第一年,他要带着妻子出来看看,这是他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

    在出行之前,南方遇上了罕见的暴风雪,他还很担心来着;但这次旅行,几乎完美避开了受灾地区,计划要去的地方基本都去了,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他们在初八那天踏上了归程,在初十早上到达了港城火车站。据说港城火车站要翻新了,四周的房价也开始水涨船高。趁着乔琳不在,乔建军跟妻子说道“下一个目标,就是给你买一座大房子。”

    说完之后,这个年近五十的糙汉子,居然脸红了。

    “谁跟你要大房子了?”如天下壮士般强势的李兰芝,竟然也有了种小女生的娇羞。

    “结婚时答应你的,我不能食言。”

    李兰芝深知丈夫是个不怎么爱表癫痫病治疗专业医院达的人,他说出来的,就一定是他竭尽全力想要去完成的。李兰芝微微一笑,快步追上了他。

    大早上这番粗糙的浪漫,让他们把小女儿给忘了,老两口上了出租车,才想起乔琳还没跟上来。好在乔琳不跟他们生气,敲诈了几块钱就把这事翻篇了。

    初十这天中午,赵艳芬在吉祥路附近的一个酒楼定了一个大包间,要请街坊邻居吃饭,也算是为乔家接风洗尘。李兰岚和福利院刘院长都是座上宾,赵艳芬分别给他们包了一个五千块钱的红包,说道“我知道,这些钱不够支付成林的学费,但这是我的心意,请你们一定收下。”

    李兰岚翘着二郎腿,笑道“赵姐,收下成林的时候我就说好不收钱了,我家又不缺这个……”

    她还没说完,就被丈夫轻轻踢了一脚,李兰岚满脸怒色。宋易之接过了赵艳芬的红包,笑道“谢谢赵姐,但我说明啊,这个钱我们只收一次,以后就不要再给了。”

    宋易之收下了钱,老刘也跟着收下了,赵艳芬这才露出了笑颜。李兰岚气势汹汹地去上厕所,乔琳提心吊胆地看着她,生怕她把卫生间给炸了。

    宋易之跟着出去了,在卫生间外面拦住了她,解释道“成林家是穷,但穷人就没有自尊心了吗?我知道你是出于好心,但是你想没想过,你的优越感会给成林一家带来伤害?”

    宋易之见她不服气,又说道“人家又不只是给你的,刘院长还在那里呢。你不收,人家怎么好意思收?假设啊,人家真需要这笔钱,但被你搅和黄了,人家会对你没意见吗?你呀,就是说话做事欠考虑,得罪的人太多!”

    “行行行,就你厉害,行了吧?”李兰岚心里明白,但嘴上依然强硬“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似地,八面玲珑,滴水不漏!”

    “圆滑!”李兰岚又扭头冲丈夫吼了一句,方才痛快了。

    再回到包间后,李兰岚已是笑容满面,恢复了歌唱家的风采。菜一个个上来了,孙瑞阳给魏成林使了个颜色,魏成林好不紧张,但鼓足勇气说道“李老师,把闵柔、闵佳也喊过来一起吃饭吧!”

    “不用了,这两天她们姥姥住在我家,顾嫂也来上班了,她们在家吃就行。”

  &n癫痫病好治疗吗bsp; 孙瑞阳再度使了个眼神,魏成林更磕巴了“可,可我有问题想,想请教一下闵柔……”

    “有什么事,还非得问她?”

    “就是参加钢琴比赛的注意事项,肖邦青少年钢琴大赛,我报名了。”

    李兰岚当然明白这个比赛的分量,对于魏成林的参与,她非常欣慰“我给闵柔打个电话,你等一下啊。”

    这可是魏成林第一次跟

    自己请教,接到电话不到一刻钟,闵柔就翩翩来了。她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大衣,里面穿了一件大红色毛呢连衣裙,少年艺术家的派头十足。

    她坐在魏成林旁边,既端庄美丽,又充满知性。在这么多人面前,她尽量表现得低调一些,将选曲的注意事项、现场弹奏的一些小诀窍全都告诉了魏成林。

    魏成林频频点头,连连道谢,还小大人似地给闵柔敬了一杯果汁。闵柔抚弄了一下微曲的长发,笑容很迷人。

    孙瑞阳拿出自己的p4,凑到闵柔面前,问道“宋大师,你能帮我搞到慕枫这首歌的谱子么?成林得准备比赛,没时间制谱。”

    “哟,孙秀才,放下这么多年了,你又想弹钢琴了?”

    “是啊,当年过了六级我就没再考了,还挺后悔的。上了大学,得学个一技之长,要不怎么骗小姑娘啊?”孙瑞阳说完,狡黠地看了乔琳一眼。乔琳龇牙咧嘴,似是在威胁他,孙瑞阳又暖暖一笑,算是讨饶。

    闵柔才不想理会他们的打情骂俏,她抛给孙瑞阳一个十分鄙视的眼神“慕枫的曲子?你能不能弹点有营养的?”

    “他的曲子不好啊?”

    “切,让我扒他的谱子,你是在侮辱我的艺术品位么?”

    孙瑞阳尽量笑得憨厚一些“噢,原来这样……可很多女生都是他的粉丝啊!”

    “要是他背后没有给他写歌的团队,把他的原创放出来,他还能火?没有创作才华,唱得又一塌糊涂,也就是那治癫痫的费用是多少张脸,还能骗骗小姑娘,但是他骗不了我!”

    李兰岚立刻拥有了狼一般的嗅觉“他骗过你?”

    “就是上次参加音乐节,在后台遇到了,他非跟我要电话号码。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可是一心向着乔……瞧,你们瞧什么瞧?追我的人几火车都拉不完,我还会把他放眼里?”

    把握了闵柔对慕枫的态度,孙瑞阳冲着魏成林点点头,然后说道“闵柔,你听听这首歌,你觉得他会写出这样的歌来吗?”

    孙瑞阳给她放的歌,正是魏成林写的《银河》,不过现在被抄袭成《星》了。听了不到一分钟,闵柔脸色就变了,嘴唇也一个劲哆嗦。

    “闵柔,你怎么了?”宋易之关切地问道。

    “这首歌……这旋律……这是……”闵柔语无伦次,犹疑地看向了魏成林。

    孙瑞阳把耳机拔了下来,李兰岚、刘院长都听到了,他们一个对视,便明白这就是魏成林写的歌。李兰岚问道“你把这首歌卖给唱片公司了?”

    魏成林答道“没有,我偶然听到的,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闵柔何等机敏,她马上明白过来了,魏成林根本不是向自己请教的,这分明就是一场兴师问罪的鸿门宴。

    闵柔当即摔了杯子,怒斥道“魏成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鄙无耻了,非要把我弄得这么难堪吗?”

    孙瑞阳说道“闵柔,你别生气,这个馊主意是我出的,真的很抱歉。但是我想,这个谱子肯定不是你给慕枫的,有什么误会,当着大家的面说开也是好的。”

    宋闵柔恨得咬牙切齿,但众目睽睽之下,她已经没有辩驳的余地了。她没有回答孙瑞阳的问题,而是直接给慕枫打起了电话,电话刚接通,她就爆了一句粗口,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靠!这孙子居然把我拉黑了?!”

    。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