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IT业界 >正文

百变歌妖最新章节_ 第三零一章 婚期提前?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锡林郭勒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领域文学网

    “央求你呀下辈子~

    还做我的父亲~

    ……”

    小兰这首歌的听众,不只是王明和段云,还有窗外的车里,有一对男女,也在听着小兰的歌声。不由得,其中那个男人,在歌声之中,几乎热泪盈眶。

    这不是别人,就是小兰在这个世界,除了那位东北叔,认识的头两个娱乐圈人士,玖月奇迹的王小寒、王小薇两人。两人都没有带助理,只是他们两个,过来探望小兰的。只是,他们两个在经过小兰家窗下的时候,听到了窗中传出的歌声,便停下来静静欣赏。

    其实,这首歌他们并不陌生,甚至,他们自己也唱过。小兰在第一次唱出这首歌后,他们便从小兰那里,拿到了翻唱权,并且还收入了他们的一张专辑。但,这次隔着窗子,听到小兰本人的倾情演绎,这歌声中倾注的深情,真的令两人震撼了。

    王小寒原本不是音乐科班出身,最初他是学会计的。但后来他因为某些缘故,走进了这个圈子,成为了一名歌手。而这原因之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的父亲去世。

    他本就和父亲感情极好,父亲的去世,给了他很大刺激。

    就是因为这个,当初他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决定哪怕死皮赖脸,也要拿到这首歌。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单就这首歌,他比小兰本人唱得好。技巧、唱功什么的不用提,嗓音天赋,他也远不如小兰,但这首让他倾注无限情感的歌,他认为。自己唱出的那种感染力,是父亲仍然健在的小兰唱不出来的。

    其实,他的感觉也不算大错。小兰虽然算是两世为人,但前世小兰的父母吕梁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专业,都恨不得没生过她这个女儿,而这一世,她的童年也不是在父母身边长大的。虽然她回到父亲身边后。一直和父亲感情很好。但和普通的孩子比起来,总是有点差别的。

    尤其是最初的时候,原本五岁的小女孩。忽然变成十五岁的大姑娘,这让王明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和女儿相处。后来,两人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这种尴尬才慢慢消除。其实。不仅仅是王明自己,小兰也有类似的感觉。

    所以。小兰最初唱响这首歌的时候,对父爱的感觉,和别人总有些差异,因此歌声中倾注的感情。也总有点不同。但这次,小兰再次唱出这首的时候,正是知道父亲癌细胞扩散。很可能即将离世。再加上八年相处,父女之间算得上是相依为命了。小兰对于父亲的感情,已是非常深刻了。这时候她再唱起这首歌,歌声之中倾注的感情,自然和几年前完全不同了。

    而且,还不仅仅是这样。

    “哎,现在的小兰,的确不是五年前的小兰了。”听着小兰的歌声,小薇轻声说。

    小寒沉默了很久,一直到小兰一曲终了很久,他才望望身边的小薇,轻声说:“所有人都在进步,但,她好像进步总是特别快。之前,只是觉得,她是个天赋很好,也非常努力的好苗子。但现在已经不是苗子了,她已经是一棵参天大树了。”

    小薇抿抿唇,轻声说:“参天大树?不,如果让我说,我反而觉得,她更像是一朵正在盛开的花儿,芬芳灿烂,沁人心扉,令人过目难忘,留恋不舍。”

    小寒却微微皱了皱眉:“花儿?花开总是有花谢,我更希望她能像一棵树一样,一直立在那儿,风吹不倒,雨打不翻。”

    小薇望了望小寒,轻声说:“花儿也能常开不败,不是么?她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呢,用花儿形容女孩子,不是正好么?”

    小寒笑了笑,没说话。

&nb治癫痫一共需要多少费用sp;   小薇轻声问:“她都唱完了,咱们现在进去?”

    小寒想了想,摇摇头:“改天吧,今天不大合适。从她的歌声里面,你没听出什么么?这时候,那对父女之间,我想是没有地方容纳我们两个的。反正也不远,过两天再来看她好了。”

    小薇微微笑了笑,轻声说:“好,听你的。”

    小寒微微笑了笑,伸手轻轻抚了抚小薇的脸庞,便发动了汽车悄然离去。

    小兰并不知道玖月奇迹刚刚来了,又走了。她唱完了这首歌,就陪着父亲说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都故意找一些轻松的话题,王明不断地回忆他当初在军队服役时候的趣事,而小兰口中则是不时蹦出一个段子。一时间,王明爽朗的笑声,和小兰清脆如银铃一般的笑声,更是充满了整个屋子。

    原本,段云一直在一旁听着,偶尔会插两句话。但,听着听着她就不想听了,推说准备做饭了,并拒绝了父女俩帮忙,自己走进厨房,朝着仍在说笑的父女俩望了一眼,悄悄关紧厨房门,自己却趴在门上,咬着下唇,硕大的泪滴,重重地坠在地砖上。

    明明,那对父女明明是在说笑嘛。听听他们说得话,其实真的非常有趣,有些有趣的桥段,放在网上估计能赢得不少赞,估计会笑破不少人的肚皮吧。可是,在一旁听着的段云,怎么总想哭呢?

    一星期后,徐贤回来了,比小兰预计的早。见了徐贤,小兰找了个两人独处的时候,对徐贤说:“徐贤,我们赶紧结婚,就下个礼拜,好不好?”

    徐贤一愣:“怎么这么急?”明天就是礼拜天了……

    小兰抿抿唇,眼圈红了:“爸爸……爸爸情况不太好,昨天的检查结果显示,很不乐观,医生希望爸爸尽快住院治疗。可是……可是爸爸一直希望,能够参加我们的婚礼,能够看到我穿上婚纱的样子……我……我兰州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徐贤搂住小兰,轻声问:“你怕伯父等不到了么?”

    小兰趴在徐贤的肩头,颤声说:“你没看到,最近几天,爸爸精神越来越差……我……我怕……”

    徐贤抚了抚小兰的头发,轻声说:“别怕,没事的,以前我看伯父精神很好啊,不可能这么快的。对了,伯父呢?我怎么没看到他人?没在家么?”

    小兰轻声说:“爸爸出去散步了,晚一些才会回来。徐贤,我求你件事,好不好?”

    徐贤一愣,问:“结婚的事?”

    小兰摇摇头:“结婚什么的先不说,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随便决定的。我是说,待会儿……待会儿爸爸回来了,你不要叫他伯父好不好?”

    徐贤又是一愣:“不叫伯父,叫什么?”

    小兰抿抿唇,轻声说:“早就不该叫伯父了,你这傻子!”

    说着,小兰的脸蛋忽然红了。

    徐贤怔了怔,忽然笑了:“好,我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王明回来了,看到徐贤坐在那里,也是一愣,但随即笑了起来。而徐贤看到王明回来,也站了起来,在小兰的目光之中,笑着叫了王明一声:“爸,我回来了。”

    王明一愣,眼睛瞪得老大,但随即笑了:“好,回来就好,你累不?别站着,坐坐!”说着,王明坐在徐贤对面,徐贤也依王明吩咐坐下了。王明又问:“重庆家里还好?父母身体怎么样?”

    徐贤笑着说:“都好,我爸妈还说,什么时候有空,打算过来看看你,只是重庆那边还有点事,一时间来不了。不过等我和小兰结婚时候,他两眼上翻,嘴里吐白沫,请问这是怎么了?们肯定会来。”

    其实,徐贤和小兰的婚期,原本就已经确定了,就是在小兰的预产期之后三个月。毕竟,徐贤的亲人,除了刘玉茹,几乎全都在重庆。要是想在小兰显怀之前结婚,无论在北京,还是在重庆,都不是太现实。于是,他们原本的打算,就是等小兰生过孩子,身体完全恢复之后,再举办婚礼。当然,结婚证他们已经领了……

    可是,小兰忽然说要下个星期结婚,好吧,今天是三月十七日星期日,正好一星期之后,也就是三月二十四日,正好就是王明的生日,算是个好日子。父亲生日,女儿结婚。但,重庆那边,恐怕就没办法来很多人了,毕竟没提前安排,大多数人都腾不出空。

    对此,徐贤还在犹豫,毕竟,在他看来,王明身体应该没那么严重,至少等一年,应该问题还不大吧?不过,徐贤的话在王明听起来,就是说等到明年。他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说:“倒是希望能早点等到那一天啊……”

    在一旁的小兰听了,眼圈不禁又是一红。

    徐贤愣了愣,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王明忽然笑着说:“你陪着小兰说说话吧,我这老头子,就不跟你们当电灯泡了。好了,我回屋去了,你们聊。”

    小兰抿抿唇,伸手拉了拉王明的手臂:“爸爸,再坐会儿,别那么早进屋呀!段姐在做晚饭了,待会儿就该吃饭了,待会儿还得再出来,麻不麻烦啊。”

    王明笑了笑:“这才几步路啊!倒是你们小两口,不是都分别好多天了么?老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我可不在这儿碍事儿。”

    说着,他笑着站起来。但,这么一站,他却觉得眼前一黑……(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