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热图 >正文

魔鬼总裁今生请珍惜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978章 我担心你会咬我!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锡林郭勒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  】,,,!

    缓缓的,黑影蹲了下来,将封行朗戴着支撑仪器的伤腿小心翼翼的托起,搭搁在自己的膝盖上。最新最快更新

    他仔细的检查着支撑仪器的佩戴方式和所起的作用。

    大概三分钟后,一股炙热的暖流从封行朗伤腿的膝盖处开始,一直蜿蜒过他的小腿,流进了一个不大的便携式容器里。

    又是那股熟悉的中草药味儿!

    莫名的让封行朗一颗怒燥的心慢慢的舒缓了下来。一并放松下来的,还有睡袍中握紧的拳头。

    受过伤的断腿,经过中药液的涤洗之后,似乎每一个细胞都被慰烫,一直暖到了心里。

    黑影重复着这个看似简单,可技术含量却很高的涤洗步骤。

    这样的舒适,让封行朗的气息变得惬意深悠。

    凌厉的眼眸睁了开来,居高而下的审视着正给他的伤腿做涤洗和舒缓神经的闯入者。

    还是那副熟悉的面孔:清瘦而刚毅。脸上的每条棱角都是那般的分明欠揍!

    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十多分钟。

    在这个过程中,黑影一直单膝跪在大班椅边,呈现出一个搁脚皮墩的作用。

    然后,便是药物的敷裹。让整条腿的血液都更加欢快的流畅着。疏通经络,温生肌理。

    封行朗耐着性子,好脾气的等着黑影将他的伤腿处理完毕。

    再然后

    揪哪儿呢?

    一拳,或是一耳光,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听起来都太聒噪了!

    于是,封行朗将目光落在了黑影那只不听话的耳朵上!

    “狗东西老子总算是逮到你了!”

    耳际一阵吃疼,黑影被迫抬起头来,便迎上了封行朗那张玩味又阴沉的脸。

    “二爷好久不见!”

    丛刚的声音染着嘶哑,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调一样。

    “好久不见?不应该啊这鬼鬼祟祟原发性母猪疯的发病症状、偷鸡摸狗的事儿,好像你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吧?”

    封行朗菲薄的唇因咬着字眼说话,而变得更加的薄情冷血。

    “摸狗”

    丛刚顿了顿,“我还真有做过二爷好比喻!”

    “”

    说真的,当时的封行朗真想一板砖拍死丛刚这头欠揍找死的家伙!

    四目对视了良久,封行朗从薄唇中发出极度不满的冷哼声。

    “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

    封行朗低嘶着声音,压制着心头的怒火。

    “牛奶你没喝?”67.356

    得到的,却是丛刚这句风轻云淡的询问。他朝废纸篓瞄了一眼,微微拧了一下眉宇。

    “谁借你的狗胆,敢这么肆无忌惮的给老子下一药的?”

    封行朗满染着愠怒责问。

    “你那么矫情要是不下一药,我担心你会咬我!”

    丛刚一边说着让封行朗听着怒意横生的话,却一边能细致的给他做最后的包扎。

    “其实,你并不比狗好摸多少!”

    这话,让封行朗彻底手痒了。

    反手一记耳光,打来的速度很快;但面对的对象不同,所呈现的效果也不同。

    丛刚技高一筹的避让开了封行朗打来的耳光;

    巴掌落空,用力过猛的封行朗上半身差点儿倾出大班椅。

    丛刚还是伸手挡拦了一下。

    本想评说封行朗越来越娘们儿的,但鉴于封行朗如此炸毛兽的精神状态,丛刚还是忍住了。

    “有种的你别躲啊!”

    稳住重心的封行朗朝丛刚投来鄙夷的目光。

    “你当我像严邦一样傻啊!他是受虐狂,可我不是!”

    丛刚开始有条不紊的收拾医药箱。

    “你为什么非要置严邦于死地?”

    封行朗小孩得了癫痫病该怎么治疗?眯起玄寒的眸子,厉声问道。

    “严邦?”丛刚淡哼一声,“他只是你亲爹河屯护犊子下的牺牲品!跟我没关系!”

    微顿,他轻声浅叹:“我只是将接下来的几个月,或是几年、十几年内所隐匿的矛盾冲突提前预演了一下而已!”

    丛刚的回答甚是深邃。但完全在封行朗能够领会的范畴之内。

    “丛刚,你它妈究竟想干什么?”封行朗再声厉问。

    “我想干什么,其实你封行朗是知道的!”

    丛刚将医药箱合上,抬眸凝视着封行朗的眼底。

    很平静,亦很淡定。

    封行朗最讨厌看到丛刚这一副看似能读心似的淡然目光。

    感觉自己在丛刚面前完全是个没有庇护,且无衣遮体的赤身之人!

    “我没你这么聪明!所以我不懂!我想听你亲口跟我说!”

    见丛刚默不吭声,封行朗嘶声质问,“你告诉我:什么叫提前预演?你装神弄鬼的绑架我儿子,害我掉下峡谷差点儿连命都送了这就是你所谓的提前预演?”

    丛刚静静的看着封行朗,悠悠一声,“那又怎样?你又能把我怎么着?”

    这口气,这说话的腔调,这不知死活的态度

    “丛刚!别逼老子弄死你!”封行朗狠厉的低嘶。

    “是吗?那我就静静的等着你来弄死我!”

    说实话,当时的封行朗真能被丛刚的这番话给活活气死。

    那玄寒生冷得能刮得下一层冰霜的俊颜;那快吃人的锐利眼眸;还有那急促起伏的胸膛

    无一不在表达:他封行朗真的很生气很愤怒!已经到了快失控的边缘!

    “等你什么时候有能力、有魄力对我下狠手之后,我们再谈这个话题吧!”

    丛刚缓缓的站起身来,拎起地毯上的医药箱。

    “丛刚,你它妈的究竟想干什么?”

    封行朗就差失控咆哮了。

    “消消气吧!你把一家老幼妇孺喊醒,自己又瘸着一条腿,横竖都对付不了我这个不速之客,那场面,想想都惨!”

  武汉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好;  丛刚淡淡的笑了笑,“封行朗,你还是忍忍吧!忍忍就过去了!”

    这番话,气不死封行朗,也够把封行朗气出内伤了!

    其实封行朗在怒不可遏的同时,也抽空在脑海里盘旋衡量了一件事儿:

    要是把巴颂跟邢十四一起叫上楼来,能不能将丛刚一举拿下?

    幸亏,封行朗选择了不去冒这个险!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邢十四根本就不在封家;而巴颂却是丛刚的人。

    如果封行朗知道了巴颂的真正身份,估计真会被气出内伤来!

    “丛刚,我们谈谈吧。你想要什么?我会尽量满足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么?

    封行朗总能在被丛刚气得快吐血之际,能自我调节好自己的情绪。

    “敷药一个星期后,你就可以下地走两步了!只是断了一小根腓骨,别老赖在轮椅上,那会让你看起来更像个废人!”

    丛刚的另类叮嘱,听着更让人不舒服。

    或许这点儿伤对于丛刚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两三天就能下地的事儿,而封行朗却已经在轮椅上赖了快一个月了。

    像丛刚这种人,他的理念就是在透支自己后半生的生命和健康;

    而封行朗更多的想着自己的后半生有妻儿相伴,去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儿孙满堂的幸福生活。

    理念的不同,注定了对所要生活方式的不同追求。

    “丛刚,我们还能好好说话吗?你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

    封行朗强迫自己浅吁了一口浊气,“别让我后悔:当初捡了你,还不如捡一条狗!”

    “所以说,还是你太仁慈了!当初你就应该狠下心眼睁睁的看着我死,而不是养虎为患!”

    丛刚的作答已经表明:他们之间已经不能愉快的交谈下去了。

    “还真把自己当虎呢?在我眼里,你永远都只是一条狗!”

    气他封行朗是么?

    自然也带他封行朗狠狠的挖苦和嘲弄他丛刚!

    丛刚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封行朗,你自欺欺人的方式还真是请问癫痫病有得治吗别具一格呢!你当我是狗,我就是狗了?你有那么大的能力驾驭我么?”

    “我不需要驾驭任何人!我当你是狗,那只是表明:你骨子里所流的低贱之血,在我心目中永远只会是一条狗的地位!就这么简单!”

    封行朗也开始上瘾了对丛刚的挖苦和讽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可我这条狗,现在把你在当猴子耍呢!”

    丛刚就这么风轻云淡的睨着一直隐忍着怒火的封行朗,似笑非笑。

    “丛刚,老子真它妈的想弄死你!”

    在这场耍嘴皮子的战役之中,胜负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我感觉没错,在你右手边第二个抽屉的暗格里,就藏着一把手枪!你可以把它拿出来,然后对准我的头只要扣动一下扳机,我就会如你所愿的成为一条死狗了!”

    “找死是么?老子成全你!”

    封行朗真从第二个抽屉里掏出了那把枪,然后瞄准了近在咫尺的丛刚。

    丛刚不但无所畏惧,那张刚毅的脸上甚至于还染上了一丝类似嘲讽的淡淡笑意。

    “我给你十个数的时间扣动扳机十!”

    “九!”

    “八!”

    “”

    “三!”

    封行朗真的没想到:丛刚会像个亡命之徒一样不知死活的逼迫自己!

    当时的丛刚离他很近,也就两三米的距离。

    即便他丛刚能够上天遁地,也无法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做出百分之百的安全躲避。

    更何况封行朗的枪法向来很准!

    如果封行朗真的扣动扳机,见血是肯定的。不死也得流他点儿血!

    直到后来封行朗才想明白:丛刚为什么要倒逼他对他下狠手!

    “二”

    “封行朗,你再不开枪,我可要走了忙了一天,我还要赶回去做夜宵吃呢!”

    ,。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