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图片手机 >正文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五章 有了当主人的自觉性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锡林郭勒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严以惊言归正传,不忘告诉严格自己留下的理由,“我知道你在调查梁尘,她不告诉我,是怕我和你起冲突,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能明白,梁尘对我而言,很重要,不管是谁,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都不可能松开她。”

    这还是严以惊第一次这么认真严谨的和严格说这番话。

    严格都愣住了,怔怔的看了看严以惊。

    而他则起身说道,“好了,我先去忙了。”

    严以惊离开好一会儿,严格才反应过来,最后只有无奈的摇头,轻轻的喃了一句,“这小子。”

    他站在窗前看了外面许久,才轻轻的说了一句,“如果当初我能有你这番魄力,或许就不会发生那件事了。”

    严以惊所谓的忙,其实就是离开公事直奔家里陪梁尘。

    当然没人会说他什么,毕竟他基本不在公司坐镇。

    可即使是这样,公司的事情他还是打理得井井有条,能力不容小觑,下属都对他心服口服的。

    到了家中,梁尘正在跟露姨学做点心,严以惊没打扰她。

    秦露说,“这个点心啊,是少爷最爱吃的,我记得小时候他可喜欢吃了。”

    梁尘便好奇的问道,“那他小时候黏人吗?”

    “黏人啊,可黏人了,而且小时候睡觉黑白颠倒的,我总是整宿整宿的抱着睡呢。”说起往事,秦露的表情有些微妙。

    而梁尘却有点奇怪,“他小时候不过敏吗?”

    “不。”秦露的眼神黯了黯,“是后来发生了一点事情,才让他变成现在这样的。”

    梁尘原本想多问的,可秦露好似不愿意多说,她也只好打住了。

    做好点心出来,佣人告诉她严以惊回来了,就在楼上,她喜滋滋的端着点心上楼去。

    严以惊正处理公事,她进来叫他尝尝自己做的郑州市羊羔疯的早期症状有哪些点心,拒绝不了,他只能一边工作一边吃。

    当然前提是她喂她吃。

    梁尘说,“听露姨说,你小时候很喜欢吃这个呢。”

    严以惊的表情变了变,停下吃点心的动作说道,“露姨还说什么了?”

    “说你小时候很黏人,而且睡觉黑白颠倒,可折磨人了。”

    严以惊不语,梁尘看了看他后说道,“看得出来,露姨对你是真心的,小时候你也很喜欢她的,为什么现在这么生疏呢?”

    严以惊还是不说话,而是继续工作。

    梁尘知道他是在回避,可她没给他回避的机会,而是说道,“你不是说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的吗?我不希望你心里有心结,我知道,你是因为她嫁给了爸爸,你才不满,可我现在觉得,露姨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你。”

    男人垂着眸,看不清楚眼底的情绪,可那双手却微微握紧了几分。

    梁尘伸手覆盖了上去,用自己的手温暖他,“露姨这些年,肯定付出了很多。”

    “我知道。”

    “那你还……”

    “那时候我还小,又经历了一场变故,失去了母亲,很久没能从这场变故中走出来,当我得知她要嫁给我父亲的时候,我很生气,因为我一直很信任她,当她是亲人,大姑说,她是贪图富贵,想飞上枝头做凤凰,所以我就肯定了她是有所图,对她抵触,包括我不让她叫我名字,只准称呼我为少爷,为的就是让她明白自己的地位……”

    梁尘有些吃惊的看着严以惊。

    “现在想来,事情可能并非我所想的那样,我现在不是正在慢慢改变吗?你给我一点时间。”

    梁尘看着他,最后很认真的点头,“好。”

    不管多少时间,她都会给,而他欠露姨的那些,她会帮他补起来。

    “对了,你大姑好像很严肃,我见露姨好像很忌惮大姑,听到她的声音都会颤抖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梁尘总算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癫痫症状有什么;   “关于这件事情……露姨其实是个生性胆小的人,而我大姑又嚣张跋扈惯了,加上我父亲又是大姑带大的,所以露姨才会害怕大姑。”

    像养家这样世代传承的大门大户,多多少少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故事。

    梁尘到是没多问,不过她觉得,露姨怕大姑,并非只是因为这样。

    她拿了盘子出房间,打算下楼去和露姨喝茶聊天的时候,见到严格从楼梯上上来。

    梁尘立马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爸爸。”

    严格傲然的嗯了一声后说道,“你跟我来一下。”

    梁尘虽然不知道父亲要说什么,但还是恭恭敬敬的跟着他去了书房。

    到了书房,严格打开柜子里的保险柜,这还是梁尘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保险柜呢,从外面看,还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不过她又觉得父亲这样做,应该是信任自己,所以才会无所顾忌的在自己面前打开了保险柜,心里顿时一暖。

    严格从保险柜里取出来一个盒子,抬手递给梁尘。

    梁尘觉得这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便双手接过。

    这小小的细节,让严格十分满意,他总算和颜悦色了一些,并说道,“这个,是我们家传家的东西,是给历代媳妇的,你好好收着,别弄丢了。”

    “……是。”梁尘顿时觉得这盒子十分的沉重了。

    但是这份沉重,却也是对她的认可,所以她很郑重的答应了严格。

    严格也没忘记提醒她,“先别着急高兴,做为严家的媳妇,自然是要洁身自好,注意言行举止的,可能和你从前的生活不一样,但你也得去适应,大门大户规矩很多,到时候可别哭鼻子。”

    “请爸爸放心,我一定不负爸爸的叮嘱,做个能堂堂正正站在严以惊身边的人。”

    这话,可算是合了严格的心意了,“别光说不练,我要的是结果。”

    “我会交给爸爸一份漂亮的成绩单。”

陕西那家医院治癫痫好     “最好是。”严格冷哼了一声,“好了,出去吧,再呆一会,保不准那小子又着急来了。”

    这话说得梁尘会心一笑,然后礼貌的退出了房间,看了看手上的盒子,松一口气的同时,也觉得倍感压力了。

    严以惊那么优秀,她要学的,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但不管怎么样,不管多难,她都不会放弃。

    只要他的爱还一直在,她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当她去而复返,手中还拿着一个锦盒,严以惊挑了挑眉看着她。

    梁尘像是个拿到奖励后想第一时间跟自己喜欢的人分享的模样,急于表现的将东西放到了他的面前并说道,“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是什么?”严以惊虽然心中明白,可还是顺从了她的所想,装作不知道的问道。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都不知道的么?”梁尘颇为得意,“这个呀,可是你们严家的传家宝呢,刚刚爸爸给我的,让我好生保管呢。”

    说完,她将盒子打开,把里面的玉佩展现出来。

    那玉佩成色极品,一看便是价值连城。

    能成为富甲一方严家的传家宝,价位自然不在话下,所以梁尘总觉得眼前这并不是一块玉佩,而是一座座金山银山,必须得好好保管才行。

    当然这么重要的事情,肯定是要跟严以惊说的,这不,第一个不就来找他了么?

    “看来你已经获得了认可,开心吗?”严以惊眼眸温柔的问道。

    “当然。”梁尘没有避讳,大大方方的承认,“原本我还有些担心的,可现在,我的心已经踏实下来了。”

    “嗯,只要你安心就好。”

    其实这些规矩和细节,严以惊并不在意。

    在他心里,只要是他认定的,哪怕全世界反对,都与他严以惊无关。

    只不过看在她这么高兴的份上,他自然癫痫病会不会遗传就不去计较了。

    “既然你安心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回凤凰?”

    “这么快?不是说要住一阵的吗?”梁尘有点疑惑。

    “我怕你住不惯这里。”严以惊说得是似而非。

    梁尘摇头否认,“我怎么可能住得不习惯,有你的地方我就习惯啊。”

    这话,可算是取悦了严以惊,他勾唇一笑,“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好了,你忙了一天了,我陪你出去走走。”

    “可露姨还在准备晚餐呢,我去帮帮忙……”

    “你不想陪我吗?”

    这句话,让梁尘完全没办法抗拒,最终只能点头,“好。”

    下楼的时候,两人还手拉这手,梁尘虽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松开了手,可严以惊抓得紧啊,根本不给她挣脱的机会,最终她只能红着脸跟露姨打了个招呼。

    露姨听说两人要出去散步,当然是赞同的啊,不过也没忘叮嘱他们在晚饭前回来。

    傍晚的景色总是最美,梁尘和严以惊手拉手的在园子里走着。

    虽说上一次严以惊已经带她溜达过了,可那个时候显然和现在的心境是不太一样的,所看待的事物和景色自然也不一样。

    “这里空出一片,以后咱们种一些水果树吧,葡萄好了,拉了藤,搭了架子,到夏天的时候,就可以带着孩子们在这下面捉迷藏啊,玩耍等等。”

    梁尘在认真的规划着,而严以惊则是看着她,也将她所构想的全都听了进去。

    梁尘说了好一会,然后问他,“你觉得怎么样啊?”

    “不错。”

    “只是不错吗?”梁尘觉得这两个字好像有点简单了。

    严以惊却笑着道,“我说不错,你有了当主人的自觉性,这一点很不错。”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