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出国 >正文

向暖牧野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78章 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锡林郭勒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

    “你不用为我脱罪,我心里再清楚不过。”

    纵然是做好万全准备,她如期怀孕,他也注定不能陪伴在她身边,注定要亏待于她。可如今,他居然将她陷入了这般惶恐的境地,简直不可原谅。

    牧野的两根大拇指分别划过她的两边眼底,治标不治本地给她擦泪。

    “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中药和胸透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也咨询过权威医生的意见。药物和辐射确实有可能导致胎儿畸形,但不是绝对的。如果你想留下这个孩子,咱们就好好地养身体,做产检。就算将来有什么问题,只要不是致命性的缺陷,我们都可以把他生下来。我牧野的孩子,就算不敢保他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但让他安稳一生总是可以的。”

    向暖重重地点头,含着眼泪笑了,笑得像一个十足的傻子。

    这并不是她原本想要的答案,但这个答案比她想要的更好,也更让她心安。

    向暖记得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曾说过“我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之类的话。事实上,他一直都是她最坚强的后盾。他从不轻易许诺什么,但许下的承诺,他从不曾食言。

    “如果、如果他是个傻子呢?你……也愿意要他吗?”

 癫痫病的人能活多大;   “那也是我牧野的孩子,我为什么不要?况且人生在世,快乐就好,至于是别人眼中的天才还是傻子,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会护他一辈子周全。”

    是啊,只要他们愿意倾尽所有去爱他就好,何必顾虑那么多?活着快乐就好,为什么要在意别人怎么看?

    “嗯!”向暖再次重重点头,眼泪落得更加汹涌,嘴里却大声地喊着,“牧长官,我爱你!我真的爱死你了!”

    牧野笑着吻了吻她因激动而泛红的脸颊,眨了眨眼睛,道:“谢女王陛下。”

    向暖清脆地笑出声来,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忘情地亲吻他的嘴唇。

    在她心头笼罩了半天的乌云阴霾,在这一刻被牧野的双手强势撕开,再也无法聚拢,更无法再连成一片再呈现完全遮盖的状态。

    阳光从撕开的地方大片大片地倾泻而下,就像融雪那样将剩下的阴霾都给融了,直至还天空一片风和日丽。

    牧野给她擦着眼泪,见她眼底阴霾尽散,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又哭又笑的,傻不傻啊?”

    “傻。但是有什么关系呢,你觉得我这样很好就行啦。还是说,你也嫌弃我傻?”

    牧野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笑骂了一句“小坏蛋”,却没有回答这个摆明了是胡搅蛮缠的问题。

 &湖北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nbsp;  向暖当然也不需要他的回答,因为答案早就在她心里了。

    “我去拿毛巾给你擦擦脸,否则明天该肿起来了。”

    向暖哼哼两声,不情不愿地松开手,让他起身。

    牧野拧了热毛巾,仔细地给她擦干泪痕,还帮她简单敷了一下眼睛,免得明天真肿起来。

    向暖乖乖躺在床上享受他的服务,因为深深困扰着她的难题算是暂时解决了,她整个人都很放松。人在神经紧绷之后,突然放松下来,往往会感觉到十分疲惫,想要进入深度睡眠。所以等牧野敷眼睛的服务结束的时候,她已经快要睡着了。

    牧野知道她折腾了一整天,恐怕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所以也没忍心再闹她,轻手轻脚地收了毛巾去晾。刚要走,却发现裤腿被抓住了。

    向暖半眯着眼睛,一副强撑着没睡着的样子,声音也含含糊糊的。“不要走!你陪我睡!”

    “我只是去晾毛巾。”

    向暖这才放了手,但还是不肯闭上眼睛,就那么眼巴巴地看着他,直到他重新回到床上来。

    牧野靠在床头,然后将人搂入怀中,吻了吻她的额头。“睡吧。”

    向暖自动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嗅着熟悉的味道,放任意识慢慢地抽离身体,直到黑暗袭来齐齐哈尔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牧野一动不动地躺了十多分钟,确认向暖睡沉了,才小心翼翼地将人放回床铺里,顺手给她塞了个枕头抱着。

    向暖似乎察觉到抱着的不是熟悉的身体,不安地动了动,隐约有要醒来的节奏。

    牧野伸手在她背上轻轻地拍打了几下,她渐渐地就又安静下来,继续沉沉睡去。他微微掀开一点被子,掌心贴上向暖的腹部。那里一如既往的平坦,完全看不出来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但想到这里有他和向暖共同的一点血脉,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微妙,无法形容的感觉。

    大概,这就是生命本身的奇妙之处吧。

    牧野收回手,将被子抻好,又摸了摸向暖的脸,然后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卧房。

    楼下,牧高峰和罗筱柔居然都还没睡。

    见儿子下楼来,罗筱柔就问:“向暖睡了?是不是哭了?”

    牧野点点头。

    罗筱柔对于儿子一个动作回答了两个问题这种明显偷懒的行为表示很无奈,但这会儿也没心情去念叨他。“我特地跟你徐阿姨聊过,药物加上辐射,胎儿畸形的概率会比较高。”

    “妈,这个没必要再谈了。向暖想要这个孩子,那就留下来。后面的产检,严格按照医生指示来就行了。不过我常年不在家,这方面就只能辛苦你们多操癫痫病作什么检查点心了。”

    罗筱柔不满地瞪他一眼。“那还用你说啊?向暖怀的是我牧家的大孙子,我当然会好好照顾她。”

    牧野挑了挑眉,拿起烟和打火机。

    “只是进行排畸检查的时候,胎儿月份都比较大了,一旦检查出问题……那时候再放弃,向暖恐怕更难接受。又或者检查的时候没什么问题,孩子生下来却有着严重的缺陷,到时候又该怎么办?是,我们牧家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孩子,但养一个孩子不是给一口饭吃那么简单的,我们得对他负责!你看看电视里面那些脑瘫儿,一辈子无法正常生活,一辈子遭受别人异样的目光,自己痛苦,家人也痛苦……”

    牧野眯着眼睛,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妈,你说的我都明白,但孩子在向暖的肚子里,我们不能因为我们足够理智和冷静就要求她直接放弃,毕竟这不是一个死局。”

    他们谁都不能确定孩子一定是个畸形儿,凭什么要向暖放弃做母亲的资格?除了亲自孕育生命的这个女人,其他人都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不能例外!

    罗筱柔哑口无言,沉默良久之后,终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行啦,这件事就按牧野说的办吧。”牧高峰总算开口了。

    ·()p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